** 擅自進入.節錄 **


《突 然》

  你追我跑著的是兩個看起來不過一兩歲的小孩,每天活蹦亂跳地走過餐桌,跳過椅子後跑上樓梯。你跟著我後面,我走在你前面的看似不亦樂乎,伴隨著沒有歡笑只有吵鬧聲音。沒有特別去注意,這不過是日常家庭事,每天例必進行的吵鬧活動,就像某些人茶餘飯後的餘興節目般,由一開始的擔心到後來已不把那嬉鬧當作一回事。
  嘻嘻哈哈大笑之後,首先聽到了小孩嚎啕大哭的聲音,然後就是一位少年罵著孩子的聲音,大概因為孩子在哭而感到不知所措,只懂得用大吼叫去阻止,接下來應該是另一位在正在勸架的少年的聲音。真的真的,這些情景真的每天都會發生,所以他繼續接受著一個外表看起來跟正吵鬧嬉戲的小孩沒兩樣,但實質卻是個天才兒童,該說是天才嬰兒家庭教師的地獄式指導。

※ ※ ※

《然 後》

  你望我我看你的大家都有點搞不清狀況,還是該說搞不清的就只有兩個少年人,另外兩個看似已是個成熟的大人不過是在跟少年人玩著眼神的交流,兩雙瞳眸中找不出一絲的猶豫與疑問。這個時刻,四人之中就該開口說點什麼打破沉默,繼續維持僵局並沒有好處,還好一位有著黑髮的耿直少年終於為這份沉默畫上了句號。

  「你跟獄寺長得好像喔!」

  這就是所謂的打破沉默,憑藉這句話就可以得知這個人根本是在狀況之外的之外,或是說他能理解卻又裝作不懂的令人費解。怎樣也好,有誰先說話總比繼續保持安靜的好,那樣會對旁觀者的心臟不好,但在旁觀又受到這股氣氛影響的人就只有那麼一個。

※ ※ ※

《持 續.四之一》

  ── 能夠碰獄寺的人只有他。

  要說這句是宣示又好,說他心胸狹窄亦好,就在他看到那個比他高了一些、壯了一點的男人碰他的獄寺的時候,他腦裡就只剩下這麼一句說話。他不管那高大的男人是十年後的他還是二十年後的他,只要不是他,這句都成立。
  恍若那個最喜歡並盛的委員長一樣,為並盛定立了很多很多別人無法理解的規條一樣,他也為自己設立了一些就算別人理解不來也沒有關係的規條。

※ ※ ※

《持 續.四之二》

  「你們要不要來我家坐坐?」
  
  黑髮少年突然的一句話,讓他們四個人走在大街上正朝著一個方向走著。走在明明熟識卻又感到陌生的道路上,他發現他們四人很受途人的矚目。因為他跟黑髮青年正穿著不適合於假日的黑色西裝的關係嗎,不過原因為何並不重要,他早就習慣了別人的視線。
  跟被注視比較,他卻對貿然間被帶回來十年前的世界感到疑惑,雖這談不上驚訝,畢竟也不是頭一次發生這種事,剛巧也沒有特別任務執行中,一心認為待個五分鐘就能回去,但看看手錶,時間卻早就超過了十五分鐘。他被留在這時代,跟仍只有十四歲的自己同處在一個時空之中,這麼奇異的情況還是頭一次發生。

※ ※ ※

《持 續.四之三》

  左一句吵死了,右一句閉嘴的,他正被兩個一大一小長得很像的灰髮美人給罵著。雖然是被罵的他還是覺得很開心,大概是因為這兩個真是有夠可愛的吧,害他完全忘記自己正被罵。而且被罵被打什麼的他早就習慣了,假如某天這個灰髮的人不再罵他打他,他反而會很凝重的問一聲。

  —— 你是不是生病了?

  不過他這麼問出口,肯定又會被這個人拿出那些可怕的煙火朝他的方向丟吧,然後又再被罵一次這些並不是煙火。他當然知道那些是炸藥,不過與其說什麼炸藥、炸彈這種武器的名稱,稱之作煙火不是可愛很多嗎。

※ ※ ※

《持 續.四之四》

  「來了!我不會讓你擊中的!」
  「哈哈哈,放馬過來吧!我會打個全壘打的!」

  四個人才剛慢步來到並盛中學隔離的公園,就看到幾個小孩自組隊的在玩棒球,在日本,棒球果真是無論大人小孩都喜歡的球類活動。他記得以前只在電視上看過棒球比賽,一個人在投球另一個人在擊球的,他完全看不出這運動有什麼好玩有趣。
  比起棒球運動,他更寧願花多點時間在他的書本、研究上。要說他第一次真正接觸到棒球,卻是他第一次跟那個只會玩棒球的笨蛋認識之後的事了。

※ ※ ※

《延 伸》

  太陽已經悄悄地躲在山後,天空換上了漆黑的夜幕。今天天色不錯,一顆顆閃亮的繁星照耀著晚空,四個人同時間的抬起頭來欣賞著這美麗的星空。只是有幾個是真心的在觀星就不得而知。方才跟小孩子借的棒球用具早已退還,目送著那些臉帶歡笑的孩子們離開。
  天真又爛漫的孩子,沒有一絲煩惱,真是個令人羨慕的年齡,他們曾幾何時也經歷過這個階段,現在卻已成為美好回憶。閒時拿出兒時的相簿出來翻翻,回味著那些歡樂時光,只是,擁有美好童年的人卻只有他一個。

※ ※ ※

《最 後.三之一》

  叮咚、叮咚。

  剛吃過晚飯正準備去洗澡時,傳來了門鈴的聲音,這個時間到底是還有誰會來探訪他的家。他突然有股不安的預感,最近發生的奇怪事情實在太多,有點擔心站在門外的又是什麼詭異人類,像是來自義大利的刺客,什麼義大利一流殺手、五流殺手還有中國的一流殺手。全都是不超過五歲的小孩子而已,說有多詭異要多詭異,他最近真的對這種事情很敏感。
  不過媽媽似乎對於家裡突然多了幾個小孩子而感到高興,從小時開始這家裡就只有他與媽媽,突然間的越來越多人,多到令他不知所措。

※ ※ ※

《最 後.三之二》

  跑啊跑,跑啊跑的,灰髮少年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無禮的從重要的十代目的家裡逃出來,但他就是沒辦法去面對那兩個來自未來的大人。短短的半天時間,感覺卻是如此的漫長,趁現在還是跟那兩個人分開會比較好,況且他們仍留在十代目的家裡,不會被誰給發現到的。
  灰髮少年不知道自己跑到哪裡去,一直繞著平常的路跑著,經過了並盛中學的大門,又經過了並盛公園的棒球場,全都是方才去過的地方,最後停留在一家壽司店的門前。
  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拼命地跑也是想甩開那個一定會追過來的黑髮少年而已。喘著氣回過頭就看到了沒有一絲氣喘的黑髮少年,有點不爽地別開了臉,打算繼續他的逃跑。

※ ※ ※

《最 後.三之三》

  當他們分開之時,發現客廳內除了他們以外已經沒有別人。這房子的主人、孩子就連那對少年也已經不見了。他記得剛才因為看到十代目而感到悲感,黑髮青年把他緊抱住,體溫過於溫暖的讓他沉醉著而忘了自己身處的地方。
  手撐在黑髮青年的胸口上,把人給推開後,揉了揉自己灰色的髮絲輕嘆了一口氣。手指上的銀色指環在微暗的房子內,被月光折射出一道銀光影在牆壁上,只可惜他並沒有觀賞那閃亮的心情。是該回去的時候了,為什麼他們仍要待在這個時空。

※ ※ ※

《終 結》

  兩人一起的回到剛才出發的地方,既然那一刻是從這裡開始那麼就該由這裡結束。

  晚上十時正,他們又回來了朋友的家門前,抱歉的按下門鈴,擔心吵醒了已經睡熟的朋友還有朋友的家人與小孩。只可惜,這是他們剛才討論後得出來的結果,可能一定要在這個地方才能回去屬於他們的世界。而且,他們非得找那個牛小孩讓他再哭一次,亮出十年後火箭炮不可,說不定再被擊中一次就能讓一切還原。
  為什麼他們一開始沒想到這種方法呢?果然是對這個和平的並盛有所眷戀而暫時未想回去,才會一直忽略了事情的開端吧。



※ ※ ※



** 短篇.節錄 **


《碰 觸》—— 十四歲場合

  最近發現,他很喜歡這樣撫摸著熟睡中的人的髮絲,黑色髮絲並不柔軟卻有種魔力吸引他的手主動去碰觸。若果叫他趁對方醒著時做出這種動作,他只會感到害羞,就算被取笑是個膽小鬼也罷,他亦只會在對方毫無防備的狀態下才做這種事。
  大概是覺得丟臉吧。十四歲的青澀少年,會感到害羞的事有很多很多,他無法像睡熟著的人那般膽子大、臉皮厚,他可是個很有羞恥感的少年呢。或許是天生個性使然,又或許是黑髮少年比較成熟,一點也沒有身為少年的羞澀感,才令兩人出現了這微妙的差異。

※ ※ ※

《鍾 情》—— 二十四歲場合

  指尖纏繞著灰色的髮絲,細聽著被他壓在身下的男人氣喘吁吁地說著一些反抗詞彙,越是反叛越能勾起男人的興奮,這似乎是不掙的事實。任憑一個男人都只會將女性的反抗,視作為一種欲拒還迎,不過他的情況稍微有點不同,因為被他壓著的是一個男人。
  同身為男性,同樣有著男人的自尊,倘若對方感到厭惡,想必他現在已被踹下床了吧。既然沒有特別的反抗動作,證明了他這種行為已被許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