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碎零落的片段、疑幻似真、是夢是實,不想追究。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都逃不過。
  發生在過去的種種事情,全是一種屬於自己的回憶。
    回憶總是甜蜜,回憶總是勝於現實。

  就因為,那已經是個過去。
    人不能抹煞過去,擁有回憶的人才能擁有現在與未來。

                            —— 回憶。



【25】二十五

  習以為常的對話與互動,感覺這數年內也沒有什麼大改變,沒有因為認識的時間久了而停止吵架,也沒有讓兩人間的氣氛變得甜蜜一些,一切都跟那個高中時代差別不大。或許這就是屬於他們的相處方式,像他們這個年紀的人說不定有誰已經結了婚甚至當了爸爸,而他們卻仍停滯不前的,沒有特別去跟對方確認過彼此的存在,也沒有特別的認定了對方作終身的對象。
  只是每當一直往前衝,再回過頭時,他仍然是在這個男人的身旁。這算是一種孽緣嗎,還是說他是這男人的情夫,畢竟該做的什麼都做過了,他們之間也只是欠缺一份口頭上的承諾。但在那種惡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他,承諾對他來說並不重要亦不可靠,最重要的還是本身相不相信對方?像是他會一直呆在這裡,想必他對他是有著那份感情,這突然讓他想起一件事…

  「吶,海馬…我們幾歲了?」
  「笨犬,你不記得自己幾歲嗎?」
  「……我只是隨口問問。」
  「笨犬的腦袋果然沒什麼進步。」
  「嘖,你也跟我差不多…」

  被拒絕後他也懶得再追問下去,反正他又不是真的忘了自己的歲數,不過是突然想到他們的年齡早就超過吃吃喝喝的青澀年紀。算算手指,打從高中時代開始到現在已經一起渡過了七年多的時光,回頭想起從前,他們還真是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雖不是全都是好的回憶,不過感覺也不差。
  他會突然提到他們的歲數跟相識的年數。不過是因為他某天無意中從他們的年齡中看出另一種含意。其實也沒特別去注意,只是當天看著『25』這對數字組合時赫然發現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假若他直接把這發現說出口一定會被這個男人罵他這是只有笨蛋才會這麼想,但是他仍覺得那是個不錯的數目而暗自歡喜著。

 

* * * * *


【19】朋友
 

  雖然習慣了那種上位者的各種應酬,難免偶爾會傳出相親、婚姻的傳聞,縱使最後緋聞會不攻自破,但一次又一次的消息讓他開始感到煩厭。今早起來打開報紙 ── 這個不知從何時起培養了翻閱名人版的習慣 ── 才一翻開就大字標題寫著身在美國的海馬社長的最新緋聞,瞄了一眼女主角的名字,又是些不認識的名門之後,門當戶對。
  這個女的真是個美女。這是他唯一能給予的感想,沒有仔細閱讀標題以外的內容,就丟到一旁,看回最喜歡的副刊,像是今天他的星座運勢如何之類。惡運。無奈地苦笑了幾聲,從來運氣一級棒的他也變得惡運纏身,無論是工作上、愛情上都失去了以往的幸運,是他能力不足所致嗎,他倒覺得只是運氣太背而已。
  輕嘆一口氣後從沉思中回到現實,聽到的是上司的謾罵,不過能聽進耳裡到底有多少句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九十度鞠躬地說著對不起,下次上班會記得把手機關上後,上司又再多罵幾句才讓他回到座位上,繼續辦理辦公桌上堆積的文件,看來今晚跟朋友的約會要再延後一下了。趁著上司同事各忙各的,他悄悄從忙碌中抽空上個廁所,簡單發個短訊給朋友通知今晚約會時間稍微延遲。

 

* * * * *


【24】酒

  抓不住,他根本什麼都沒有得到,就在認為對方會一心一意待在他身邊與他在一起之時,又再被狠狠地重擊一次。朋友重要,還是他重要,反覆地問過了那個人很多遍,到最後仍沒有結論。明明曾經沒頭沒腦地與他討論起,他們認識幾年了的事情,結果卻是這樣。如果當天那個人選擇跟他一同來到美國的話,那會不會成為兩人間的一個轉捩點?然而,現在,什麼都不是。
  他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跟那個人在一起。不是沒有好好地思考過,只是每當他這麼以為的同時,那個人就會往相反的方向走。不只有一次,而是好幾次。浮沉多年後才發現到最後,他仍是什麼都不了解。不了解那個人也不了解自己,那個人渴求的是什麼,他想要的又是什麼?
  找不到答案,難道他就非得永遠被困在這個死胡同之中,找不到出口嗎?曾經認為那個人是自己的太陽,或是光明的存在,照亮了他冰冷的心與生活,但是再次把他推向黑暗的也是他。或許這只屬於他單方面的想法,他不懂對方的同時對方亦不懂他。這麼一說,他才想到自己當初連一句喜歡的話也沒有告訴過那個人。

 

* * * * *


【26】遊戲

  真是可笑,明明選擇分隔兩地的人是他,先感到寂寞的人又是他,既然感到後悔的話當初為何不答應那個人的要求,握著那雙伸過來的手。都怪他當時太過自信,單方面地認為他們就算分開,只要仍保持聯絡,關係就不會改變的。到頭來,那個狠心的人就這樣與他切斷所有聯絡。
  想到這裡,他有想要哭泣的衝動,但他曾勉勵過自己,絕對不再為這種事而流淚的,強忍著那快要流下來,仍在眼眶內打轉的晶瑩,吸吸鼻子後,想要繼續剛才停下的電子遊戲。撿起被棄在地上的電玩遙控,眼神回到電視的螢幕上,依舊是剛才遺留下來的畫面。

  —— GAME OVER。

  不知為何再次看到這二個英文字時,剛才一直強忍著,好不容易制止的淚水,現在卻像是缺了堤般不受控制地滑下一顆又一顆剔透。討厭、真的很討厭,為何要為那種這樣丟下他、不理他的人感到傷心難過,他為何要喜歡上這麼一個冷酷無情的男人。然而,找再多的藉口,依然無法抹滅他仍愛著那個男人的事實。可惡!為什麼他只能獨自一人在家裡,對著那本刊登了那個男人的緋聞的雜誌哭泣咒罵呢?

 

* * * * *


※番外03※ —— Beginning

  「你是我的。」

  直到最後,這個擁抱著他的男人還是只懂得這一句,像是喜歡啊,愛啊之類的言詞還是跟以往一樣吝嗇。既然這樣,那麼他也決定不把那三個字說出口,暫時保留著。等到這個男人完成工作回歸後,才說出口。那樣不是比現在講更具意義了嗎?這還真是個好主意呢。
  他微微笑了後,也伸出雙手環住男人的肩膀把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一些,不知何時身上的衣物早已被褪去,剩下的只有彼此的肌膚互相碰觸著。很舒服,這種時間做著這些事他居然有舒服的感覺。還不是因為這男人丟棄了以往的霸道,一反常態溫柔地擁抱著他。身體每一寸被觸碰過的肌膚,像是被電流觸到一樣地顫抖著。

  儘管拿去吧,只要這個男人想要的話,今天他可以把自己完完全全獻給這個人。就當是之後幾年的份量,這麼說的話可能有點誇張,畢竟一晚的歡愉是無法彌補之後的不足。但是只要回想起今天,他相信這足夠令他默默地等待這個男人。要比等待的耐性,他絕對不會比輸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