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ep-rooted[a.] = 根深柢固的


 
 
人天生都有劣根性,就連看似爽朗、看似和藹可親的他也都有著別人無法注意得到劣根性。他不知道一直把自己的真實個性隱藏起來的自己,有多少人注意到這個部份而對他敬而遠之。算了,他從來不太在乎這些事情。
 
喜歡又好,不喜歡也罷,他都盡力地在人前建立一個良好的印象。他只是認為,這樣能夠令他在學校裡活得更自在一點,受人喜愛總比被人討厭來得舒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執著,而他比起朋友什麼的,他更重視的是棒球,還有那個唯一的親人。
 
一直以來都這麼想著,抱持著這個想法長大。
 
然而,除了劣根性以外,就是每個人都會有改變的一刻。
 
他從前似乎沒有為意過自己會有著這樣的改變,棒球跟家人不再是他的唯一。
 
一開始感到自己的有所不同,不是沒有逃離的想法,只是天生的個性次他想要面對這份感情。久而久之,他開始為著自己所喜歡的人而執著。他的這份執著並不如表面所看的這麼簡單,隨著年紀的增長,時間的越長,他越是執著到達一個令人、甚至令自己咋舌的偏執程度。
 
如果被問到,可以為自己心愛的人做到哪種地步?
 
他回答不到這個問題。
 
 
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萬一面對失去,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就像當初右手受傷了不能夠再打棒球,只是暫時的事情,他還是受不了了而跑到天臺,選擇結束生命。然而,他被朋友所救而繼續活在這世上,他想,今次的他不再會自我結束生命,只是他會用盡所有的方法令自己活下去。
 
只要那個人仍活著的話,那麼他也會活著。
 
 
 
這是現在的想法。當然,沒有人想要令自己雙手沾滿鮮血,一直活得和平的他,也不希望誰因為他而死去。不過,在沒有選擇性的情況下,他非要結束誰的生命才能夠活著、才能夠令那個他所重視的人不會有危險……
 
就算不情願他也要令他的刀刃染上血色,令他內心充滿了罪惡感。
 
 
不是他想,而是別人強迫的。
 
這種想法不過是他個人的劣根性,本來一個就沒資格去評定對與錯,只是每個人都會替自己所做的事找尋一個最適合的藉口。總是把不適當的行為潤飾一番,表露出事不關己的表情。
 
其實,到頭來也全是出於自己內心的自私。
 
 
 
他不過是想要守護自己所愛的人而已,難道這樣也有錯嗎?
 
這種想法沒有錯的,只是他卻用了一個只會把罪惡感擴大的方法來守護最重要的人。而那個人,卻跟他一樣,用著同一個方法去守護某種事情。他們或許只剩下黑暗,就算他臉上流露著的是爽朗的笑容,但已經有所改變。
 
因為一時的生氣、一時被怒氣充昏了頭而做出令那人受傷的行為。除了抱歉外,他已經沒有別的台詞,會不會被原諒他並不知道。他只知道,這時候的他不想再失去了,沒了家人、也放棄了棒球,現在的他還剩下什麼…
 
顯易而見。
 
 
 
他無法接受自己所重視的人,不重視自己的性命。至少,他不想見到所愛的人一再忽略自己的性命,去守護人之前,應該要保護自己,不是嗎?
 
他以為那人明白這個道理,卻再而三地犯上同一樣的錯誤。
 
他已經受夠了。
 
 
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夠自控,看著滿身是傷的人,他不應該增加對方的傷口,但他卻還是不能自控地做出了這種事情。
 
可以抗拒的,但偏偏那個人就沒有像平常那樣把他推開。大概因為疼痛而流出來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肩膀,輕舔走那帶著鹹味的水滴,他知道自己做錯了。
 
 
 
對不起。
 
這是他想說的話。
 
 
但他更希望對方能夠明白他重視的心情,不要再無視他的這份心情了。
 
雙手把人連帶著被子輕輕抱住,沒有再說下去,只輕輕地喚著對方的名字。他堅信著,這樣的關係是不會結束的,就算自己傷害了這個人,或是他被這個人狠狠傷害了,最後還是會在一起的。這並不是互相倚偎的原因。
 
 
這全是他對於所重視的東西的一份執著而已。
 
簡單來說,他不過是個死心眼的男人。
 
 
 
 
 
  
 
 
 
 
 
 
FIN。
 
*怜羽後記*
 
我佩服自己的三連發。已經沒什麼話好說了,總之我今天太強了!(喂)
好吧,這算是那篇沒頭沒尾的《apologise》的續,即是山本version!
因為有孩子說,他怨念了,沒有後續,所以就打了這篇東西。
到頭來自己在打什麼已經不知道了。
不過這種風格真的不太開心啊,4月新刊我想走清純快樂風的!!
啊呀~~但我腦裡都是這些東西,怎麼辦。
1 MARCH 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