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土方十四郎生日賀


夢?這是是夢嗎?

為什麼他只看得見白色?
 
他不喜歡白色,特別是這種能夠被任何顏色所污染的白色…純淨的白色看起來特別不舒服。這種顏色一點也不適合每天拿著武士刀,把鋒利的刃刺進別人身體裡的人。為了不特顯出鮮紅色的血而喜歡穿上黑色的衣服,但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做法。


 
穿深色的衣服,看不清楚血跡,就代表著自己什麼都沒有幹過嗎?
 
 
呿!真的殺了人哪又怎樣,這是他的工作。
為了工作、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東西…他毫不猶豫地握緊反著銀光的刀……

 
只要重要的東西還在的話,他都不會放開吧?

 
不,應該說他不會容許自己失職,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護的,從以前到現在就只有一個人、一件事。為了這個,他一直拼了命地工作著,守護著…到頭來,他卻發現就算有著『魔鬼副長』這稱號的自己,也不過是一個人類。

 
 
魔鬼副長。

 
這是別人給他的稱號。這稱號就如字面上並不討好。但因為這稱號而對他感到害怕的人確實不少。同樣地,因為這稱號而故意找他碴的人也不少。

 
真的煩死了,每天每天的,都跑來一堆說要殺了他的攘夷志士,害他連放假的時間也要應付這些突如其來的人們而無法好好休息。既然這樣,他寧願選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工作,反正,也不會有任何差別吧。

 
而且放假什麼的,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可以做。偶然放假在外面走著的時候,看到傭懶的隊員,就會忍不住走上前大聲吼罵、責備。結果工作,還是由他來負責。

 
說起來,明天好像是他難得的休假。不過他完全沒有想過要利用這休假去哪些地方,做些什麼。算了吧,還是先睡個飽的再迎接明天的來臨…真的閑著沒事做的話,乾脆取消休假好了,反正他已經習慣了不停工作。

 
這樣地,他就忘記了剛才那個只有白色的夢,直到早上的來臨,他也沒有回想到那個白色的夢。看來這個奇怪的白色的夢對他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不過白色本身就是不起眼的顏色吧,誰會去在意那種奇怪的事情呢?
 

 
***
 

 
這天,他跟平常一樣的時間起床,梳洗,很自然地就穿上了制服,回到屯所。

 
沒有人,屯所裡居然沒有任何人影,就連最喜歡賴在屯所不出門工作的隊員們也全都不在這裡。大家到底跑到哪裡去,平常這段時間大家應該還賴著不願意出去巡邏才對啊。不,說不定不是『出門了』,而是『未起床』。

 
好不容易,他抓到了唯一一個仍留在屯所裡的人,問個清楚明白的,結果那人反而一臉驚訝地盯他。

 
「副、副長!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媽的!你們這班混帳到底全部跑到哪裡去了!?」
「那、那個……」

 
他狠狠地抓住這個人的衣領,用著威嚇的眼神、威嚇的語調,強迫著這個人把全部都招出來。在他的威迫之下,原本打算把事情掰過去的人還是老實地把實情告訴他…果然,不出他所料,在這個人把全部的話都託出口後,大家才一臉傭懶,打著呵欠地回到屯所。

 
「你們這班混蛋!現在幾點了?」
「啊…啊!為什麼副長會在這裡!?」

 
不知哪個誰首先大聲地說出了心裡的疑問。朝著聲音的方向狠狠地瞪了過去,當然那個不小心把話說出口的人就這樣被他打了一頓。接下來,沒有任何人膽敢發言。哼!這些混蛋居然趁著他休假的日子而偷懶,早知道會這樣,所以才想要取消休假的…

 
結果。他的要求被局長所駁回。

 
無論他說了幾個原因理由,他的要求都不被接納,反而被趕出了屯所,說著什麼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到外面好好休息一天,還被迫把制服換掉。

 
就這樣,現在的他正穿著便服一個人在外面的大街逛著。

 
到底為了什麼,他今天非要休假不可…想了想…他還是知道理由的,但這根本就是沒有考慮到他本人的想法與心情嘛。算了,反正那個局長也只是為他著想吧…不過…也沒有不過了,現在的他還是先想想能夠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

 
要去看電影嗎?

 
站在電影院的大型廣告牌下面,抬起頭來盯著電影宣傳廣告看著,似乎蠻有趣的樣子。正打算去買個戲票進去看之時,卻從後面傳來了吵架的聲音。聲音有點熟悉,回頭一看卻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

 
呿!想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然而吵架很快就轉變成騷亂。
想要不去管,卻還是忍不住。

 
「喂!吵死了!你在電影院前面幹些什麼?」
「哎呀,這麼明顯你也看不見嗎?阿銀不就撞車而已嘛?不過可沒有造成傷亡喔!」

「我要控告你不小心駕駛。」
「慢著!慢著!現在可不是我不小心喔!而且這個人突然從小巷衝出來,阿銀我趕不及停車才會撞到喔!還有這個人也沒有受……傷…誒!?不見了!怎麼不見了!?」

「一開始我就只看到你一個人而已。」
「哎呀!可惡啊!那個混蛋居然趁著混亂逃跑!都是你!還不是你突然出現才會令那個人跑掉!還未跟他要錢啊!維修機車的錢啊!混蛋!我的機車車身都花了,怎麼辦!」

「誰理你!」

 
心中再暗自罵了一句活該後,打算回頭離開。他現在才沒有心情去管這個一點也不討好的人撞車的事情。而且今天又是他的休假,沒錯,因為是休假所以他不會工作的,不會工作也不需要理會那些撞了車的人…

 
雖然他這麼想著,但那個撞了車的人卻不這麼想。

 
「我說土方君、土方君…你就這樣放著我這個可憐的人不理嗎?我的機車壞了耶、壞了耶!你不是警察先生麼?不是要處理一下這種事情嗎?」
「一直吵的、一直吵的!吵死了!你的機車不過是花了一點點而已!你沒看到我穿著便服嗎?今天是我的休假!為什麼你這個人要出現在我的眼前!他媽的你這個混帳!」

「什麼?你說什麼?你剛才說阿銀我是個混帳嗎?混蛋!你這算什麼警察先生!」
「你這點小事就隨便找一個當值中的警察去處理啊!為什麼要來纏著我不放?」

「纏著你?你說阿銀我纏著你嗎?我又怎麼可能幹這種事呢?」
「吵死了!不是的話你快點給我消失!不要再在我的面前出現!」
「哎呀?你以為是我想要出現在你這個蛋黃醬的面前嗎?你就不會說是你故意出現在阿銀我的面前嗎?」
「什麼?」

 
吵啊吵的,兩人漸漸把吵架變成打架,這種行為似乎讓街上的行人所側目。

 
可惡啊,本來被趕出來已經有很多的不爽,現在看見這個就更加更加的不爽,今天真是不爽到了極點!看來他有必要冷靜一下,停止了與這個人的爭吵,他從衣袖裡拿出香菸,叼在嘴裡點上了火。

 
呼…他吹出了一團灰色的煙圈後,心情似乎平復了不少。

 
不過是個萬事屋的閑人,他沒有與這種人爭吵些什麼。他選擇頭也不回地走進電影院,繼續自己數分鐘前才計劃好的行程。只是,在他買戲票的時候,這個難纏的人還是不肯放過他,硬是要跟在他的後面,最後兩人又在售票員的面前吵上了一架。

 
最後,原因不明,在他非常不情願的情況下,他非得跟這個既討厭又麻煩又奇怪的天然卷男人坐在一起。為什麼號碼是相連的?還不是因為買票時被售票員誤以為兩人的感情很好,而讓他們坐到相連的座位。

 
還真是一個天大的誤會,他們哪裡看起來很要好了?那個售票員一定是眼睛瞎了!這麼想著的同時,害他完全沒有心情把電影給看下去。想要離開,又覺得因為這個麻煩的人而離開是多麼不划算的事情,而且還有一種認輸了的感覺。

 
因為這樣那樣,各種的突發事而令他還是坐在這裡,盯著螢幕看,不過他卻無法把電影的情節刻進心裡。電影播放著的這一個多小時,他只有不爽、不爽、不爽與不爽。旁邊的人一直傳來吵死人,吃爆米花的聲音,害他沒有辦法集中精神把電影給看完。

 
全是這個傢伙的錯!令他白白花了個多小時。還真的想叫這個可惡的男人把時間賠償給他,不過他才不想被說是斤斤計較的人,也不想再讓這個可惡的男人趁機挖苦他。只要之後的行程別再碰上這個人就可以了…

 
然後,去了幾個地方也沒再見到那人的蹤影,總算放心下來。
然而…到了吃飯的時間…

 
「為什麼你也會在這裡!?」
「為什麼?在吃飯啊?來這裡不是吃飯,還能做些什麼嗎?」

 
本以為已經不會再遇到的人又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真是夠了,難道今天早上的占卜節目是說金牛座的人背黑運要小心小人嗎?哼!他才不相信占卜這種沒有根據的事。既然這麼不想要看到這個天然卷髮的男人,他是可以去其他地方吃飯的…只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你從剛才起就一臉不爽,既然這麼不爽就到別的地方去啊…幹嘛勉強自己呢?」
「我不爽與你無關,而且我就是想在這裡吃飯啊,你不喜歡的話去別處啊!」

 
同樣的話說了兩三遍,就算多講四五遍似乎也不會有太大的分別。他只能夠接受今天自己運背的事實,再跟這個可惡的男人吵架,倒不如多吃幾碗土方特製還來得比較划算。

 
「麻煩!再來一碗!」
「我說你啊,那種狗食還真的能夠吃下去,看到就已經有夠噁心的…難得的日子你不會吃更奇好的東西嗎?」

「沒有比蛋黃醬更加好吃的存在!」
「真是奇怪的口味!」
「你是最沒有資格評論我的人。」

「嘛嘛…我說蛋黃醬王子,待會兒有沒有什麼地方要去呢?
「與你無關。」

 
莫名其妙地,兩人由吵架演變成普通的聊天。一問一答的,這算是普通的對話嗎?算是吧,總比之前那樣吵啊吵的好上幾侶吧,不過問到他接下來要去哪些地方,他也不知道,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特別的計劃。

 
隨便哪裡都好喇,當然他最想是回去屯所,但似的被局長禁止了。既然那個大人暫時不准他回去,他是不會回去的,直到那個大人的准許為止…

 
怎麼辦才好呢?他要去哪裡好呢?完全沒有頭緒啊,飯已經吃完錢也付了,還被迫著多付了一個人的吃飯錢…想要生氣卻還是把怒火壓制了下來。

 
「喂!萬事屋的…」
「什麼事?」
「呿!沒事了…」

「我剛才遇到了你們家的總一郎君喔…」
「是總悟。」
「然後總一郎君就說啊…今天是土方君重要的日子之類的話…」

「哼!反正那小子只是想說,我又離死亡的日子近一點罷了。」
「喂!要不要來我家啊…」
「誰要去你的家…我不要!」

「別這麼無情啊,反正你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了吧?」
「呿!」

 
他就是討厭這些事情才不想遇見這個人,每次每次的,總是很容易就會被這人的一句說話給牽著鼻子走。自以為收得很緊的心情,還是會被這個可惡的男人給注意到…就算他真的沒地方可以去,也絕對不要去這個人的家。

 
「我不會去你的家。」
「就這麼抗拒嗎?有些時候你還不是在人家沒有準備之下突然跑過來嗎?」
「我才沒有做過那些事情!那只是搜查!是搜查!」

「喔?是嗎?是這樣嗎?」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為了答謝土方君的請客,今天阿銀我就免為其難地陪了一整天吧!免費的喔!」

「我才不需要你這個混蛋陪著!這麼勉強的話你自己回去家裡啊!」
「哈哈哈…阿銀我已經確定了,就這麼辦吧!」
「喂!你這個混帳!我不是說我不要嗎!!」
 

 
無論他大聲吼了多少次,反對了多少次,走在前面的人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似的。他的雙手是自由的,這個天然卷的男人並沒有抓住他的手,強迫他一定要跟在後面,只是,下意識,他還是跟著這個人的背後走著…

 
從後看向這個頂著一頭白髮的男人,在這裡有著這種髮色的二十幾歲男人大概只有這個人吧。很特別的髮色,就因為很特別才會容易惹人注目,也很容易被辨認出來,所以才會捲入各式各樣的事件中吧?

 
或許,會發生那麼多事件並不是跟這頭白髮有關,只是這個男人單純地喜歡多管閒事。萬事屋就是萬事屋,連一些可能犧牲性命的工作也都接下來…

 
這時的他,突然回想起昨晚那個純白色的夢。到頭來,他還是對那個白色的夢摸不著頭腦,突然醒過來的他也沒有夢到後續,夢只在那一片白色之下停頓。他不知道今晚回去是否會繼續這個白色的夢,還是這個夢從此消失在他的腦海裡…

 
嘛…他想這麼多幹什麼呢,不過只是一個白色的夢而已。

 
「你在後面發什麼呆?」
「沒…」
「我就說土方君很寂寞啊,所以才一直跟著阿銀我的後面呢!」
「你說什麼!?」

 
果然不能對這個男人大意,一時的鬆懈又讓這個人趁虛而入。總覺得自己有太多的弱點掌握在這個男人的手上,而他卻對這個男人一無所知,真是不公平。就算找了人去監視這個人,卻還是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資料。

 
「你今天就乖乖的讓阿銀陪著啊,這樣不好嗎?你就這麼不想跟我在一起嗎?」
「你突然在說什麼蠢話,混蛋…」

「因為啊,你家的大猩猩跟總一郎君一起來拜託阿銀我啊…」
「喔?是這樣嗎?」
「怎樣都好喇,總之……慢著!等等!阿銀的家是這邊啊!你要去哪裡啊!?」

 
因為是工作,所以才會一直出現在他的面前嗎?突然了解到這個事實後,有著比剛才更多的不爽。為什麼會不爽?他不清楚,也不想去了解,他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情過著這一天就可以了,才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呢…


 
對!他才不需要!
 

 
***

 
 
點燃了叼在嘴上的香菸,一個人繼續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那個天然卷並沒有叫住他,也沒有追過來,看來是覺得這次的工作很難做而放棄了吧。

 
「呿!」
「我就說嘛,阿銀的家是這個方向喔,警察先生你走錯路了喔?」
「咦!?」

「怎麼了?很驚訝嗎?阿銀我可是跟來了咯?還是說很高興?」
「你這個混蛋!快點從我眼前消失吧!」
「才不要呢!走吧走吧…一起回阿銀的家去吧!總之你跟著就對了啊!」

「我要回去屯所。」
「你回去也沒有用喔!你這個蛋黃醬怎麼這麼固執啊…人家叫你放假就好好放假啊!阿 銀我可是很想放假呢!」
「別把我跟你這個閑人混為一談!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去處理的!」

「是、是,但今天不是你的生日麼?我可是知道了喔,這種日子怎能讓你回去屯所工作啊…」
「莫名其妙…」
「咦?你剛才有說了什麼嗎?阿銀我聽不清楚呢?」
「呿!」

 
他不知道去了這個男人的家後會怎麼樣?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正要等著自己。只是覺得就這樣跟過去對他並沒有壞處。就即管去看看吧,萬一有個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把這個男人給砍掉就可以了。

 
於是,他跟著這個男人來到萬事屋的門前。
 

男人把門打開……
 
 
 
 









。FIN。

 
*怜羽的話*

 
這是我第一篇銀土文,剛好是土方生日將近就嘗試自己寫寫看。
就是改不了廢話很多的習性,所以字很多真抱歉!本來只打算寫個二、三千的XDD
不過這篇文比起銀土,更像是銀←土的文吧,反正我就是喜歡兩人吵架!
吵架的場面寫得真的很開心~(喂)
最後是OPEN END的結局,因為很老梗,所以就不寫出來~了(喂!)
其實在兒童節生日,我應該加一點看見鯉魚旗之類的情節才對…算了~
總之謝謝大家咯!土方5月5日也生日快樂了喔!
3 MAY 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偶
  • 你家的土方傲嬌了//<喂

    好喜歡阿銀沒有特別束縛土方但土方主動獻身..不主動經上那段(心)(心)(心)

    口厭體正直//////////

    假期會碰上阿銀的理由絕對是因為阿銀的股間探測器測到土方的所在地:D<最喜歡糟糕的銀土W//W
  • 土方彆扭的個性是有點傲嬌吧!雖然他基本上是直來直往的人,但對阿銀不是吧XD
    官方也說,土方對阿銀有莫名其妙的執著到一個小學生的程度咩~
    這兩人的關係很好~沒有像山獄那麼甜蜜,所以吵架那裡寫得我很爽!!
    阿銀股間的探測器真的很強~(喂)
    我會再接再厲說!不過寫這對的互動有點困難,很怕個性走調啊~~~
    下次你畫一張銀土給我!我要彩圖!(喂喂)

    怜羽 於 2009/05/05 01: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