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樂山本女裝祭

※ reversal [noun] = 翻轉、顛倒

 

 

無論是國中、高中或是大學,都喜歡搞個什麼文化祭、運動祭之類的活動,然而,並盛中學還有一項一直流傳至今的詭異活動。或許唸個全男校什麼的也會有這種活動,不過以一間男女混校來說確實有點稀有。

但是,每年這個活動卻深受眾學生歡迎的歡樂活動,想要多興奮有多興奮的大家也懶得去顧及自己的形象在舞台上爭妍鬥麗,搞笑的搞笑,拋媚眼的拋媚眼,什麼招數應有盡有目的就是要成為〝並盛社團之花〞。

台下只能聽到學生們的歡呼聲、笑聲、驚訝尖叫聲或是莫名的讚嘆聲,又或許你會聽到某學生大叫〝怎麼有腳毛的〞這種有點噁心的話語。


為什麼會這樣?

無他,不過是因為這所謂的〝並盛社團之花〞的參加者,全部都是男生。沒有弄錯的,這個疑似選美,實質也是選美的活動的參賽者只能是男生,而且一定得男扮女裝的參選。

顧名思義的就是反串選美大會。


這可是各個社團拼了命去爭取勝利的活動,全因為獎品之豐富。聽聞下學年的活部經費會有所增長,大概是獲發獎金之類的東西。所以各個社團的社長都不為餘力的在社團中尋獲最出眾的一個送到舞台上。


當然對於被選中的男同學來說可是一種惡夢。

堂堂一個大男生的他為什麼非得穿上女生的衣服不可,還要在臉上塗脂抹粉娘娘腔的,不,這已經是完美的女性打扮並不是娘娘腔而是個人妖。人有千百萬類型的,當中當然也有令人驚豔的存在。


像是之前文化祭中,2年A組的女僕喫茶店的女僕當中就有幾個是不折不扣的男生,只是除了本校學生外,外校生卻完全不知情的還被吸引過來害2年A組水泄不通,聽說就是為了一睹2年A組那幾朵〝花〞的美貌。


只是,每個人都懷著不一樣的想法,當中或許也有真心想去穿女裝參加選美的男生的存在。那個人不一定有女裝癖,但肯定的事,是他自願以女性的打扮站到那個舞台上被眾人觀賞。

就像代表棒球部的參賽者,並盛中有名的山本武。


高佻的身材從來都很受女同學的歡迎,溫和爽朗的個性在男生之中也蠻有人緣的,以爽朗的笑話掛帥,可以說是必殺的武器。然而在大家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名單之中只感到愕然。

不是說他長得不夠好看,而是他的長相與其說是美,用帥來形容更是貼切。一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看都能用帥見稱的男生扮女生的模樣,2年A組內沒有人想像得出來。

甚至有男生笑說,說不定將會經歷有史而來第一次看見山本武會想吐的情況,女生卻持相反意見的說山本武絕對會成為一個大美人。面對各種茶餘飯後的討論,山本武都只以他招牌的哈哈哈笑聲來應對。

 

其實他一開始並沒有想過要參加這種選美活動,雖然作為一個觀眾來說是覺得挺有趣的,但要他穿著女生的衣服站在舞台上被人評頭品足,實在有點難為情。況且以他的體骼與外表,也絕不會成為被挑選的目標。

不過,世事難料。

結果卻是他主動向棒球社社長自薦成為棒球社的參選人,而且用著絕對的口吻發出了絕對勝利的宣言。


自我推薦來得過於突然讓棒球社社長一時反應不來而點了點頭,山本武就把這點點頭視作為同意,而把自己的名字填進報名表中,自動自覺的交到選美委員會的會長手上。

會長看了看報名表後也表現出跟棒球社社長一樣的反應,不過山本武卻在把報名表親手交到會長手上後就離開了選美會的辦事處。

 

山本武要參加〝並盛社團之花〞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並盛校園,有名人始終是有名人,他每走到一處都被人群包圍著問他為什麼會作出這樣的決定。

他給予的答案也只有嘛嘛跟哈哈哈。

 

大家無法從山本武口中套出個什麼來就把目標轉移到跟山本武很要好的朋友,同為2年A組的澤田綱吉與獄寺隼人身上去。

身材校為細小同為校內有名人的澤田綱吉手抓了抓那頭淺褐色的頭髮,傻傻的笑著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山本有這種決定啊的同時,他的內心卻想著他絕對不能把原因說出來,因為他不想事件變得更加一發不可收拾。

站在澤田綱吉身旁的灰髮男孩獄寺隼人正握著拳頭,大吼著不准接近十代目,全部給他讓開的別擋路。每一個接近的人都被他狠狠的瞪走。


男生們看著猶如魔鬼般的獄寺同學也不敢接近,女生們卻在旁閃著眼睛地說獄寺同學很酷很帥。男生與女生的想法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同時想起了文化祭是獄寺同學的可愛女僕扮相而陶醉起來。

然後一起嘆氣,說了一句真可惜呢。

 


獄寺隼人沒理會那些男的女的在嘆什麼氣的他只知道都是那個山本武的錯才害他不能好好的跟十代目一起回家,因為途中一直被前輩後輩給圍著東問西問的問了一堆有關山本武為什麼自薦參選的事!

靠!的說了一聲後他絕不會告訴大家那是因為在他看到〝並盛社團之花〞的宣傳單後,聽到了那個棒球笨蛋說了一句很可惜,這次獄寺不能參加選美而大鬧一翻,一氣之下就叫那個山本武有本事就給去參賽然後贏個冠軍,怎麼只有他跟十代目穿女裝這麼不公平的!

本以為他惱羞成怒說出來的話又會被那哈哈哈跟嘛嘛給敷衍掉之時,那個山本武卻一口答應了這個無心的訴求。


還一臉高興地說著若果這次贏了的話,他是不是會給予相當的禮物以示獎勵,像是一個吻還是一個大大的擁抱之類的噁心的事情。媽的!他獄寺隼人幹嘛要給那個棒球笨蛋獎品啊!

世上才沒有這麼好康的事,當場一口拒絕那要求,卻找不到下台階收回剛才一時衝動所說的話。那個行動力比思考力要高上好幾倍的山本武已第一時間衝去找棒球社的社長自我推薦了。

 

不過他想了想的覺得他並不需要在意啊,這次穿女裝的是那個棒球笨蛋又不是他,他在這裡窮緊張個什麼勁,反正看那個人的身材與長相絕不會成為什麼驚世大美女,說不定太難看的讓十代目從此對他失去信心。

這麼一來就再也沒有別人會跟他搶左右手的位置!


他拍了拍站在隔壁的山本武的肩膀,笑了一笑地說了一句肩胛骨就拿出肩胛骨的勇氣,好好加油吧!

話才說到一半他就在回家的大街上被山本武用力的抱進懷裡,他也不客氣的用膝蓋往這個厚臉皮的傢伙的小腹上一踹,趁著這個人捂著腹部叫著痛之時迅速的逃離了現場。

 


然後這樣那樣的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就跟平常一樣地過著,那個〝並盛社團之花〞的選美會終於要在並盛中學的大禮堂中正式舉行了。

大家都各自為自己社團的參選人打氣加油的組了啦啦隊,而他跟十代目都屬於歸家社的沒有特別的工作,只好呆在課室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手托著臉撐在書桌上,他正在想著不知道那個山本武的女裝會是怎個模樣,因為他聽說那偉大的嬰兒殺手親自出動的要幫那個棒球笨蛋一馬,目的就只有勝利、勝利與勝利,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樣。

他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會突然對於扮女生一頭熱的,該不會他所說的話勾起那個傢伙內心深處的變態因子嗎?

怎樣也好,他已做好了心理準備迎接那個傢伙的女裝扮相,所謂的心理準備並不是要避免受到刺激,而是準備好一堆吐糟的話語,在那個人著裝完畢後一次過說出來,損一損這樣。

 

等了又等的已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怎麼這麼慢的難道衣服太小的那個笨蛋穿不下,還是太胖了把衣服弄破了得臨時修補的想了一堆有的沒的。

然後終於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

 

一個有著長微卷黑髮,深褐色大眼睛的女生出現在他的眼前,說是清純談不上,說很有女人味亦不是的只覺得是個蠻清秀的女生。真要比較的話就是比他的大姐清秀一些,比那笨女人有氣質一些的女生就是。

他的視線就這麼停留在這個女生身上,看了看頭髮後又看了看那黑色暗花及膝連身裙,身材高佻的人穿起來特別的有氣質,他不禁有點看呆然後一句你是誰脫口而出,但他很快就被一句獄寺怎麼沒認出來呢,真傷心給拉回現實之中。


就在這個女生開口說話的那一瞬間,他獄寺隼人立即了解什麼叫作事實。

媽的!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在他的身上,眼前這個傢伙的聲音不就是那個可惡又噁心的棒球笨蛋嗎,怎麼一點也不像的他完全看不出來。揉了揉眼睛,他告訴自己剛才的感覺全是因為他眼花了。

只是看著那越走越近的女生,不,那個棒球笨蛋的臉,他知道自己該逃走的但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就在這時,他好像聞到了什麼香氣。


天殺的那是什麼怪味道的令他全身毛管直豎,那股濃郁的味道讓他鼻子癢癢的很不舒服,雖然眼前的人還未至於讓他感到討厭,但他實在受不了那種香甜的氣味,就在那張臉頰貼近的一剎間。

他大叫一聲後用手掌擋住了那湊近的臉頰還用力揉了揉。


他的叫聲以及怪異動作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矚目,說是所有人也只有想要立即離開現場的澤田綱吉跟那個讓山本武搖身一變的嬰孩殺手家庭教師而已。

唔…移開視線,張口結舌的他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無心讓自己的手拭去山本武臉上的胭脂、眼影以及口紅的。只是在看到那張人工臉後他就忍不住做出了這種動作,可以的話,他也想把那香氣從這個人身上除去。


他抿緊了下唇,沒有說出一聲抱歉只在一旁彆扭地說著笨蛋不快點把妝弄回來會來不及參加比賽,但他的視線還是沒再看向那個苦笑中的人。


再新上妝的過程他一直待在現場沒有離開卻也沒去接近,只坐得老遠的偶爾把視線投射到正在化妝的人身上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剛才為什麼會作出那種反應,他只知道一嗅到那個味道,手就自然動了。

他的唇依舊地抿著快成為一條直線。

 

這時從擴音器傳來了選美委員會的廣播,召集一眾參賽者。這時的他終於鼓起勇氣的走到那個笨蛋面前說了一句快去吧,不是要贏的嗎,就先行步出了這教室。

後面的人想要追出去卻被嬰孩殺手給阻止。

 

一個人走在學校的走廊上,大家都興高采烈地趕去大禮堂而他卻有點想翹到無人的地方一個人安靜的等待結果。啊,什麼等待結果啊他又不在乎這種選美活動的,但一回想到剛才那個人的模樣。

他還是很想知道今次選美會的結果!


原本打算往上爬到天台抽一抽煙的他突然回過頭,用跑的的下樓梯趕去選美會的現場。還沒進去禮堂他已聽到裡面的歡呼聲音,看來已要開始了,大家的情緒正高漲。他悄悄的推開了禮堂的門然後只站在門前沒走到裡面去。

 

看著舞台的深紅色幕簾漸漸升起,這次的參加者一字排開的站在舞台的正中央,當中不泛有些令人想吐的存在,但也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存在,其中一個大概就是那位棒球笨蛋。

壓根也沒想到那傢伙的女裝扮相也能如此漂亮,不過他絕對不會告訴那個人他覺得他還蠻漂亮的這個事實。而且他也不想被那傢伙發現他有來看他的比賽,只想把他的部份給看完就離開的。

 


站在舞台上的山本武正忐忑不安的看著台下的觀眾,他找到了棒球社的位置,也看到了朋友卻就是找不著那位令他站在這個台上,重要的人。

若果那個人不來看的話他也沒有參賽的必要,當初不過是因為聽到那個人說想要看他的女裝所以他才會決定參加的,而且以他不服輸的個性,一但參加了就非勝不可而已,卻沒想到會令那人覺得反感。

怎麼辦呢?


他滿腦子只想著為何剛才他珍視的人會流露出那樣的反應,怎想也想不通的難道是覺得他穿這樣太棒了還是太難看的所以感到厭惡?

他真的因為穿女裝而被厭惡了那怎麼辦啊?

這可是得不償失的就算給他贏了這次冠軍也沒有用,他開始考慮逃走的時候聽到了台下棒球社的社員正在為他打氣,還大叫著山本武你很美啊!肯定能拿下冠軍的話時,他還是無法丟下他重要的棒球社下一年的活動經費不管。


真是複雜又矛盾的心情,真希望他是參選號碼是一號,那麼可以快快速速的完成自我介紹離開現場去找他重要的獄寺隼人了。

沒死心的他的視線繼續在台下搜尋著卻還是看不見那個人的身影。


這時他聽到了自己的號碼,硬著頭皮的站上前對著麥克風的自我介紹著,但他的眼神仍在台下不斷尋覓著那個身影,最後停留在那個禮堂的大門前。擁有良好以及動態視力的他,就算距離有三十呎的他仍清楚看得見。

那個獨自一人站在門前的人就是他的獄寺隼人!


看著那個人,兩人的視線交匯著,他不清楚那個人知不知道他在看他的,但他就是無法掩飾那份高興的心情而露出了一個真心的燦爛笑容。

這笑容不是給所有人的而是只向著獄寺隼人一個而已,但坐在台下不了解情況的觀眾們卻被這個笑容深深的吸引住而靜了下來。他沒去理會大家怎麼目瞪口呆的就一躍而下。


大家在看到有參賽者從台上跳下來時才回復了剛才的嘈吵,他,山本武頭也不回的就往那個大門走去。觀眾的視線落在他落跑的背上沒有離開,又看向這名少女,不,是少年到底在追著什麼。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獄寺隼人嗎。


大家用著了然於心的表情說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然後又把心情移回台上繼續進行的選美大會,繼續尖叫歡呼!

根本沒人想去理會外面的追逐戰。

 

 

追啊追的,以他的腳呈要追上前面的人絕不是困難的事,兩三步的就縮短了兩人的距離,而且感覺前面的人沒有認真的在逃跑。

他伸出了修剪整齊,塗上了淡粉紅指甲油的手抓住了那比他纖細一些的手臂。使一使力的讓這個人轉過來面向著他。帶點質問的口吻問著這個人為什麼看到他就要逃跑,是不是他的女裝太難看了?


獄寺隼人看著眼前有點緊張地問著他問題的笨蛋,突然感到有點好笑,老實說他沒覺得這個人的這身裝扮很難看相反的是不錯看的,他要逃的原因,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覺得這麼想的自己有點丟臉罷了。

除此之外應該沒有逃走的理由。


只是雙臂被這雙有力的手抓緊時,那股令他感到不舒服的香氣又傳進他的鼻腔,真的很討厭,很討厭這個味道。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抗拒的是這個人身上的香水味。

 

不要靠近我!阿呆!

這麼的一句話又衝口而出,雖然每天說上很多遍但是每次在對方露出這麼認真的表情時他都選擇把這句話吞回去的,但現在的他真的無法不說出口。


很討厭!快點滾開!

一句討厭跟滾開惹來了這個不懂他的笨蛋抓得更用力,他的手臂快要被捏出個指痕來,有點疼的他咬了咬下唇。

 

他應該說點什麼解開誤會才對,這時他第一次對於自己的口不對心感到煩躁,他要怎麼說才讓眼前的人的表情放鬆下來,不再蹙緊著眉這麼浪費。


啊!我討厭的是…

要說的話又卡在喉嚨處發不出來,眼前的人又繼續的迫問著,似乎直到他把真心話都說出來後才打算放開他。

 

你滿身的女人味!滾開喇!

經過他婉轉的修飾後,脫口而出是讓聽者更覺曖昧的一句話,什麼滿身的女人味,怎麼好像老公偷腥後染上了別的女人的味道,然後聞到這味道而在吃醋的老婆一樣似的!


啊呀啊呀!

他到底說了什麼可恥的話啊!


雙臂獲得解放後忍不住的抱著頭反問著自己剛才怎麼又一時衝動的說了羞死人的話來,還讓眼前的笨蛋笑得更像個噁心的笨蛋!


靠!笑夠了沒!

那個可以跟現在正高掛在青天上的猛烈太陽媲美的燦爛笑容快將他刺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

在知道他的獄寺隼人到底在生什麼氣,介什麼意後,整個人也放鬆起來,原來他並沒有被討厭,被討厭的只是那些女人的味道,那麼他只要把味道弄走不就行了麼。

看了看四周的才發現他們正身處後花園,又剛好的這裡放置了一條水喉,沒猶豫的就拿掉假髮丟到一旁,拿起了水管打開水制的往自己身上灑。他聽到他重要的人罵著他笨蛋笨蛋的在幹什麼蠢事啊!


他才不是在幹蠢事而是正經的事呢,反正現在是大熱天的一身黑的站在太陽下實在很熱,現在灑灑水反而感覺到了一陣涼意呢。


獄寺你要不要啊,很舒服的喔?

邊問著的他已讓水柱灑到獄寺的身上去,那根本稱不上是問句不過是他的一句通知而已。哈哈哈的他突然覺得很開心,剛才那個選美因為他落跑了所以應該已被取消資格他也不在乎了。


他只要像這樣,跟他重視、所愛著的人快活的在一起就行,他已別無所求,額外的經費始終是額外的,就算沒了也不會影響到他們棒球社的運作啊!

所以,那件事就暫且擱置。

 


無緣無故的被弄得一身濕的,帶著怒意的吼向那個始作者。映進眼簾的卻是一名男生正解開領口的釦子,露出了帶有水氣的小麥色的肌膚,他吞了一吞口水覺得這一幕帶著莫名的魅惑感。

只是,他又很快被拉回了現實。


視線只稍微往下一看的看到了男生穿的是貨真假實的裙子後,就覺得這畫面出現了微妙的突兀感而笑了起來。

 

哈哈哈。

這或許是他第一次這麼開懷地笑著。

 

 


他聽到了熟識卻又陌生的笑聲而把水管丟棄在地上,他不禁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實的。他從沒看見過這麼漂亮的笑容以及這麼悅耳的笑聲,讓他愣在原地。

水管棄置在地上,水繼續流…

 

他,踏了上前將那個正在笑的人一抱入懷,緊緊的、緊緊的抱著不願意放開,就算被踹被打被罵被塞炸藥也好,他絕不會放開的。誰叫這個人讓他看到了這麼棒的一幕,真要形容的話可以說是嬉水美人。


他感覺到被他抱著的人有點掙扎後稍微放開了一點,雙手捧起那令他心動不已的人的臉頰讓自己的唇貼了下去。輕輕的啄吻後讓這個吻逐漸加深,最後變為太陽下的親熱擁吻,這個吻有著水的味道。

 


吻了好一會後才放開,他的手指輕畫過那被他吻紅了的唇,還有帶著紅暈的可愛臉頰,又忍不住的在上面親了一個。

然後,他沒頭沒腦的說了他還是想看獄寺的水手服裝扮,嚴重破壞掉這唯美的氣氛還被狠狠的踹了一腳,他只能因疼的捂著肚子說著他真的很想很想看的,下次就穿給他看這種厚臉皮的話。

 


原本美好的氣氛就被笨蛋的一句給破壞掉,他生氣的原因不在於這個笨蛋說想看他穿水手服的模樣,而是大好的氣氛被徹底的破壞掉之故。


棒球笨蛋永遠都是個棒球笨蛋!!他幹嘛剛才要乖乖讓這個人吻,這裡可是學校的後花園被看到了那怎麼辦啊,他的臉要往哪裡埋才行啊!

抱怨一堆後,他還是只從那笨蛋的臉上讀出笑容。

 

 

 

 

 

 


聽說,棒球社的山本武雖然落跑了拿不到冠軍,但是卻獲頒發《最令人深刻大獎》,獎品好像是水手服一套,而且山本武很興奮地說著那是最棒的禮物,眾人大感疑惑他拿水手服有什麼用途。


所以隔天2年A組8號獄寺隼人為什麼請了病假,大家都裝著不知道。

 

 

 

 


。。FIN。。

*怜羽後話*
哇哈哈哈哈!這篇我終於生出來了,是說我寫得算是蠻開心的這!
越寫越HIGH的就一直在爆字這樣~接近六千八字…。
能不能入眼,我整個不知道,我自己寫得高興就好嘛!
話說我家隼人(山︰是我家的)真的好可愛喔!(是你一個人在HIGH吧)

最後要說的是我從未寫過隼人的女裝
所以文裡就先借用大家寫的文化祭女僕獄寺這樣~!
28 JUNE 20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笑
  • 從小望家看到怜羽大的留言就趕過來看了XD
    怜羽大把獄寺描寫的很媚呢!!!
    山本好幸福呀....
    獄寺對著他笑耶!!!
    我也想看獄寺燦爛的笑容啊...
    啊...會被阿山劈死的
  • 這篇很歡樂,而且好像被我惡搞了一下XD
    感覺參加這種什麼什麼祭的文章~
    就是適合用來歡樂的!如題嘛!!!

    喔呵呵,隼人很可愛喔~
    我也想他對著我笑啊,阿山何時都很幸福~

    怜羽 於 2007/06/28 17:29 回覆

  • 樂齋
  • 山本少年你真是糟糕阿哈哈哈
    不過糟糕的很棒(拇指)
    獄寺的笑讓我high
    最後的水手服有笑到
    真想看隼人水手服的裝扮阿XD
  • 哈哈哈!
    話說我覺得阿山最糟糕的
    是穿裙子卻散發男性賀爾蒙引誘隼人(是你寫的吧?)

    哈哈哈,水手服那裡嘛。
    話說隼人不上課不會自己請假的都翹掉
    但阿山少年說無論如何不上學就要請假而擅自幫他請了。

    連老師也嚇一跳說,隼人居然有不是無故擴課的一天XD

    怜羽 於 2007/06/28 17:31 回覆

  • zawano
  • 老師該震驚的是為什麼幫獄寺請假的是山本吧XD
    他們兩個不是平常在班上看起來很不對盤嗎XD
    就連老師也覺得他們應該是很容易就會吵起來還是打起來的兩個人啊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