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嘛,這個是什麼帖嘛,就如題的是《紅玫瑰》的補完。

那個我是不是該把內容寫成一篇文作補完呢?
好吧,羽承認羽很懶的,所以就先這樣貼上來吧!


日後(或許)有空羽會把它寫好吧。(不負責任)



以下就是在今早寫在MSN中的東西~





一開始不是樞把零拉進浴室嘛
那裡零只有一件染血的白襯衣

坐在地上恨瞪著那個雙手抱胸站著俯視他的樞
凝望了好一會後,樞俯身捏住了零的下巴

零沒有逃,繼續瞪
但這次他手上沒了BLOODY ROSE,他什麼都做不來呢

樞的手指漸漸遊移的在零的唇上輕按(這裡我有寫)
之後就是手指入侵,樞的指尖在零的口腔內翻攪著

樞的指甲刺傷了零的口腔內壁
那個血的味道讓零又陷入那黑暗
所以他咬了樞的手指

舔舐


樞在零耳邊一直問他是不是想要
零沒回答,樞繼續迫問

問他是不是只要血還是別的都想要
他可以全部都滿足他
樞把手指抽了...那血劃過了零半敞的胸前
停留在那粉色上輕捏,也留下了紅

樞哄前,舔過了那個紅然後說「這到底是你還是我的血呢…」
零「吵死了!走開!」

要知道零那時蠻虛弱的他作不出什麼大反抗
樞輕易就抓住了那要打他的手
捏緊緊的在上面留下了指印


(對了,之前不是開了水嗎,所以兩人都濕濕的)

一雙手抓住了零的手不給他動,另一隻手就撫上那個欲望
樞凝望著那處,竊笑「看來,你很想要呢」

吻上了那有血的味道的唇,有點粗暴,不像之前那般輕柔
樞知道自己的欲望也到了臨界點,早在被咬的時候

他已無法控制自己讓事情變得更煽情

單手抬起了零的腿,手由腳踝開始撫上內側
再由大腿撫到小腿然後手指沒預警的插進
就用那些被水混淡了的血作為潤滑

零痛苦的咬著唇
想要又想逃的,矛盾著
知道自己該推開,但本能勝過了理智

最後忍不住的漏出了聲音
樞沒等待那裡習慣,就把零拉起趴在牆壁上,從後強行進入


之後就是文中在那耳邊輕問輕呢的部份
他很想在上面刻上屬於他,永遠的印記
但比起表面的傷痕,他選擇了讓自己的血融入這人體內

那麼,到最後的一天
這個人仍是屬於他


他知道的,他也知道零也知道但就是無法控制
哪怕他們要一起墮入黑暗
他定必抓住這個本屬於光明的人

走進那個黑暗裡
跟他一起



他們之間不會說什麼愛,什麼喜歡
樞不過讓零身上無形的鎖的鎖鏈

越縮越短,鎖鏈越短,自由越小





直到最後只剩下伸手能及的範圍




大概這樣。






31 JULY 20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