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獄寺女裝

※ competition [noun] = 競爭、角逐

 

 

一年一度,不對,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個什麼《最佳情侶》的比賽,是說往年的夏祭也是有這個比賽或是說他不過是壓根沒去注意這種東西。因為是情侶間的比賽,他又沒情人關他什麼事的他並不想理會。

只是,當他看著宣傳單上的獎品清單,心大心細的,全因為他看上了那個頭等獎──能夠實現你的一個願望。

可以實現願望的他真的很感興趣,他的願望從來到日本後就只有那麼一個,希望當上十代目的左右手,除此之外他的願望還是只有這一個的。其他像是得到什麼最新款的電玩或是電子產品的二、三獎,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捏緊那張宣傳單張,就算經過了垃圾箱也沒有丟棄,反而好好的把紙團放進了包包之內。前思後想的,他真的很想得到那個大獎,不過這種比賽他要怎麼參加又是另一回事。

邊煩惱著邊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完全沒有留意他身旁的磚牆上多了一個小嬰孩。直到那個嬰孩跳在地上出現在他的面前,擋住了他前進的路,才赫然醒覺。一臉抱歉的說著對不起,他不知道對方剛才在他隔壁之後被踢了一下。

痛。不過沒有關係,因為對方是重要的十代目的重要的家庭教師,所以他很尊敬這名小嬰孩的。蹲下身子跪坐在地上,叩了一下頭後他找了這嬰孩當自己的傾訴對象。


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後,小嬰孩只說了一句那就參加吧,再追問著怎麼參加的同時,他看到了嬰孩的鼻孔吹出了泡泡。大概是到了睡眠時間所以睡著了吧,沒有懷疑對方為什麼可以就這樣站在大街上睡。

沒辦法,他現在滿腦子只在想要怎麼報名參加。


所謂的情侶的比賽就是一男一女的組合啊,想想身邊認識沒幾個的女生,全都是些笨女人的他可不想被他們扯後腿。難道他要找男生裝扮作女生參賽嗎,這時腦海裡浮現了幾個人選卻被他頭一甩的消失了。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啊!

無論他那有著大學程度的腦袋怎麼思考,就是想不出這麼一個簡單的比賽他該要怎麼做的時候,那個本應睡著了的嬰孩又醒了過來爬到他的肩膀上說了這麼一句。

── 你裝扮作女生再找男生陪你參加就可以了。


當場就想靠的一聲罵過去,為什麼是要他穿女裝的,但由於他對這嬰孩的尊敬勝過那份生氣,所以把那一口氣吞了下去沒有靠出口。只用著一臉疑惑的眼神看著嬰孩,像是在詢問著他一個男子漢怎可能穿女裝呢。


嬰孩一句沒問題,變裝方面全由他負責後就先離開了現場。

 

 

唔…唔…唔…

雙手抱在胸前的一直皺著眉頭,旁邊的十代目擔心的問了他一句怎麼了時才放鬆下來,雙眼閃閃的回答沒什麼。

他不是想隱瞞著十代目的,只是他要穿女裝這種丟臉的事他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出口,坐立不安的他一直等待著看見那嬰孩的身影,等了又等卻依然不見蹤影。平常不都會坐在那裡喝著那等大號的黑咖啡嗎,怎麼今天就是不見了人呢。


視線一直飄向門口,每次看到門扉被打開就像受驚嚇的貓一樣全身的毛全豎著坐得筆直的,不過看到進來的卻是那個不怎麼樣的棒球笨蛋後又回復到那坐立不安。

剛進來的人似乎注意到他的不安,伸過手來拍了拍的肩膀問他怎麼了,生氣的罵回去叫對方別亂碰他的他才沒有不安什麼的,只是有點緊張而已之後才發現自己吐了自己的糟後,一直否認著前面的話卻越描越黑最後啞口無言。

 

就在他無法再辯駁下去時,那個一進來就擅自坐在他隔壁的棒球笨蛋突然哄近了他,在他耳邊說了一句他不知道這個人怎麼知道事實的話後站了起來。

手摸到腰間,想拿出炸彈把這個笨蛋給炸到粉身碎骨!


他媽的!他何時告訴過這個人知道他要穿女裝的!他只是考慮要穿女裝去參加比賽又沒有真的要作女裝的打扮,而且情侶是二人一組的他又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大概也不能參加,他只對於站在他眼睛笑得很開朗地說著要當他男友的笨蛋令他很火大!

拿出了炸彈後拿出了香菸與打火器,正想要點燃時,那個他一直等待著的嬰兒終於出現。把手上的危險物品全都收起來走到嬰孩面前,問他剛才的事的進展到底怎麼樣。


── 山本沒有告訴你嗎?

這就是嬰兒的回答。

 

什麼山本告訴他,那個山本剛才不過在他耳邊說待會會以他男友的身份跟他一起去參加那個比賽,目的當然就只為了拿下頭等獎,除此之後其他都列入考慮範圍之外,因為他是個一旦參加比賽就非贏不可的不認輸的人。

再加了一句,很期待他的女裝扮相喔。

這樣而已。

 

是說,難道這就是天才嬰孩為他所安排的事情嗎?用著疑問的眼神看向那個一臉天真無邪的嬰孩後又看看那個同樣擺著一臉天真無邪與傻笑的笨蛋的臉,他們很一致的給他的疑問一個很肯定的答案。

── 是!

 


在他還未了解狀況的時候,有兩個女生就出現在嬰子的後面然後說是要來幫他換裝的就把其他的男生都趕出了房間,只剩下他一個。

在門被關上的一刻前,他聽到了十代目大叫這是他的房間之後聲音就消失無蹤。

 

看著被硬塞進手裡的一套衣服,他真的不知道他該不該穿上,而且是怎麼看都像是少女花紋的浴衣,他堂堂男子漢的叫他怎麼穿在身上。搖搖頭的想就這麼放棄時,一個穿著女嬰兒從窗戶出現告訴他,要當首領的左右手也要有穿女裝的膽量。

像是同意了對方的說法,點了點頭說就算是再性感的女裝他也肯穿,就為了當上一個最稱職的左右手,穿女生服裝這點小事絕對難不到他!

嬰孩滿意的點了點頭後在窗戶前消失。他也開始把那白紫色的浴換上。

話說,他壓根沒有發現,那個女嬰孩就是他所尊敬的天才嬰孩。

 

 


左穿右穿的他跟浴衣並不熟識的穿得有點凌亂,但他覺得光披著身上就有夠羞恥的他根本不敢看向鏡中的自己到底是怎麼模樣就打開了門說他已換好了。

可以的話,他真不想打開這一扇門,明明經常打開的現在卻覺得這門還真重。

 

門才打開了不到一半就被狠狠的推開,嚇著的退後了一步大罵著衝進來的人到底在幹嘛的!差點就把他夾到門後,他就什麼比賽都不能參加了!

對方只笑著說道歉,然後那哈哈哈的笑聲在看到他後停止了。

 

媽的!幹嘛這麼盯著他看,現在沒看過男生穿女裝嗎!!

這樣的罵著後對方只蹙著眉的走近他拉全了他胸前的衣服後用腳把門再次的關上,再毫不猶豫的鎖上。眨了眨翠綠的瞳眸看著那個越來越接近自己的笨蛋,對方踏前一步他就後退一步,不知怎的他覺得自己會有危險。


靠!你不要再接近我!!

再次大罵過去對方卻沒有停止接近,反而跨大了步伐直接站在他面前。在他以為會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想要大叫時,對方只在幫他整理著那身穿得不怎麼整齊的浴衣。

 

你真的不會穿浴衣嗎,怎麼穿到這種模樣。

這個笨蛋輕描淡寫的說著他浴衣穿得太難看的事實,彆扭的嘖一聲後別開了臉,沒再反抗乖乖的給這個人幫他整理。反正他也知道剛才那模樣去參加比賽的話肯定被拒絕,因為那平坦的胸部都現了出來,主辦人肯定知道他是個男生。


他閉上嘴巴沒再罵下去後,房間的氣氛突然的改變。太安靜了,安靜到他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以及這人幫他整理著浴衣的聲音,心裡渴望著對方快點整理完放開他,不要站在他的面前,他最近發現自己的心臟真的很強壯。

自從被這笨蛋告白跟吻過一次後就沒了下文,他沒有給予回應對方也沒有追問,只是比以往更常出現在他的面前,更多了一些身體上的碰觸而已。


像是現在,這人幫他整理衣服。

那修長的手指無意間的碰觸到了他的肌膚,被碰過之處都傳來陣陣的熱度,垂下了臉他不想被這笨蛋看到他那張燒紅了的臉頰。

太丟臉,實在太丟臉了,為什麼他總是在這人面前這麼丟臉的。


衣服整理完畢後他仍無法抬頭看向這人只小聲說了一句謝謝,臉依舊的向著地板。對方似有不滿的手指勾起了他的臉頰,強迫他直視對方淺褐色的瞳眸。

抿緊了唇,他推開了對方,示意對方也快點換個衣服他們得出門去參加那個比賽了。


心臟依然比平常快了數拍的噗通噗通著,這是為什麼他說自己心臟原來很強壯的原因,因為跳這麼快的他仍沒有心臟病發昏了過去。看來是他的胃太脆弱反而加強了心臟的承受功能吧,不想再想下去的先離開了房間。

 

穿著女性的浴衣走到外面,剛才把浴衣硬擠給他的女生們手上拿著怪怪的頭飾說這是給他用的飾物,帶上後會變得更可愛比賽一定能贏的。

邊跟著他說加油,邊幫他把瀏海夾了起來再加上跟浴衣相配的粉紫色小花髮夾。


那兩個女生拿來了面鏡,叫他看看自己的容貌,很擔心很擔心的他沒有勇氣看向完全女性打扮的自己,別開了臉他說不用了。一雙強而有力的雙手從他的肩膀伸過來抱住了他,說了一聲──你好可愛!

反射性的罵了髒話後被天才嬰孩教訓了一頓,說他待會要參加比賽就得使用女性用語,也不能這麼粗魯的,都是一些比賽中得注意的事項。

為了贏。

他聽得很專心,甚至想拿紙筆出來把事項給紀錄下來以便熟讀。

 

 

上了十分鐘左右的女生教學課程後他們一行人就出發去參加那個盛典,到處都是穿著可愛浴衣的女生們,她們身旁都挽著一個不怎麼帥氣的男生,大概都是打算參加那個比賽的笨情侶吧,真不懂為什麼那麼無聊的比賽也這麼多人參加。

說著那是無聊自己卻以這種狀況去參加,看來他才是最笨的那一個呢。


越是接近那個比賽場地他就越是緊張,緊張得想要逃跑卻被隔壁的人緊緊的捉住了手,告戒著男子漢的話不能臨時退縮。

為了他身為男生的尊嚴以及想要當個稱職的左右手,他這次絕對會獲得勝利的!

 

卯足了氣,他反過來嫌這個笨蛋走路太慢,拉著他的手衝到了那個比賽的小舞台前,交上了比賽的報名表格,表格上名字那一欄,沒有一絲猶豫就填上了「獄寺隼子」四字。

旁邊的人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說這個名字真好聽,不爽的給那小腹一肘後笑著遞出了報名表格,完全無視了那仍叫著很痛的笨蛋及一直盯著他看的負責人。

雖然現在他很想罵罵這個沒體貌一直盯著他的臉看的男人,只是他緊記著剛才嬰孩的教學課程內的其中一項。

── 就算對方再多可惡的也得保護可愛的笑容。

 

所以他笑啊笑的,臉上一直掛著他不知道能不能稱作可愛的笑容但他已經盡力了。比賽仍沒開始他已覺得臉頰有點僵硬,真不懂為何旁邊的笨蛋能一直笑著的,難道都不會累嗎。


反正對方是笨蛋不可能感到累吧。

這是他自己給自己的答案,他們一起走到了後台找個位置坐下來等著待會的比賽開始,老實說比賽內容是什麼他完全沒看清楚。一開始就只被獎品吸引了視線,看著其他情侶們如核對稿子般的告訴了對方有關自己的事後他才醒悟。

只是,他仍沒打算像那些情侶般做那麼愚蠢的事。反而覺得那些人真的是情侶嗎,怎麼連那麼簡單的問題也得預先準備,平常都不會注意對方的喜好嗎。


像是他,就很清楚那棒球笨蛋的喜好了。


等一下!

他為什麼要清楚對方的喜好啊!覺得自己的想法太過詭異一直甩著頭,坐在旁邊的人只按住了他叫他冷靜一點,再搖下去頭飾會鬆掉就不可愛了時──他再一次想要拿出炸彈把這傢伙給炸死。

不過,現在不能夠。

 

 

坐著呆著的,他們兩人除了牽著手外幾乎沒有什麼交談也沒有看向對方一眼,倒是很一致的一直觀察著其實對手,像是有了共識般的要贏敵人先要了解敵人,這才能穩操勝算。

他注意到其他參賽者也看向了他們,覺得他們還真的空閒的什麼都不準備就想獲得勝利,他總覺得他們好像被輕視了。轉過臉看了看旁邊的人,說了一句無論如何都得贏,而且要贏得漂漂亮亮的證明他們的實力。


旁邊的人換了一個認真的表情說著同意的話和應著。

 


然後,比賽終於開始。


比賽內容不外乎那些無聊到不行的配對問題大賽,像是測試對對方的了解度什麼的,他看到剛才努力讓對方記住自己喜好的情侶,還是錯了不少個題目時,他在心裡嘲笑了一聲。笨蛋就是笨蛋怎也無法贏過他的。

因為他很輕鬆就回答了所有問題而且全對。


對於他們把問題全都答對這點,因為他很專心於比賽所以亦沒有多想,只是坐在觀眾席的十代目卻很驚訝那兩人何時變得這麼了解對方。


了解就是了解的也沒有什麼原因可言,就因為他們常在一起,就因為他們無時不刻的看著對方,不知不覺間變得了解對方卻不自知吧。至少,他的情況是這樣但現在並沒有思考這問題的心情。


順利的進入了第二個回合,比什麼相配度。

依照著指示的站在檯上,讓檯下的觀眾評分,再次以高分獲勝。看在別人眼裡他們就像一對金童玉女一樣的相配,真想大聲吼向那些沒長眼珠的他到底哪裡像女生時,又回想起剛才的教學而忍了下來。

他不能在這裡發飆。

 

拼命的忍下了那口氣後,進入第三關。

看著第三關的指示,他真的很想落跑,為什麼要接吻,這是什麼色情的比賽啊,為什麼要他們在這麼多人面前接吻!什麼叫作「最甜蜜的親吻」啊!

靠靠靠以下略的在心裡一直罵著,他可不要在人前跟這棒球笨蛋接吻,就算他們曾經接過吻也是過去式的他絕不要變作現在式,而且這裡是並盛町,他早就看到了檯下觀眾中有著他們學校的女學生,還要是棒球笨蛋的支持者。


她們似乎在討論著他是誰的樣子。

靠的!他就是獄寺隼人還有是誰,不過這模樣的自己可真不想被認出來。

 

不過他不知道,檯下的十代目聽得很清楚那些女生的討論內容,並不是在討論著他到底是誰,而是很肯定的說他就是獄寺隼人這點,還有說著他們果真是這種關係。十代目決定要保密下來絕對不能讓檯上的他知道這件事。

 

聽著主持人倒數著五四三二一就得接吻,在他聽到三時就已經緊閉了眼睛他什麼都不想看不想理,快點吻完快點結束,快點宣佈他們就是冠軍吧,這種比賽真的很難受,他絕不要再參加一次類似的比賽了。

而後,他聽到了主持人說了一時,他的唇上就多了一個溫暖的溫度。

 

這不算是熟悉卻不陌生的觸感,當他閉上眼睛看不到對方的臉時卻是如此的舒服,緊閉著的眼簾漸漸地放鬆下來沒再弄出皺紋,難得沒有帶上指環手飾的雙手環上了那比他高了些許又寬闊了些許的背部。

上一次的吻是在那個被告白的當天,在沒得到他准許時他被這笨蛋給強吻了一下。


當時只有生氣與驚嚇的與今次的吻的味道完全不一樣,吻著吻著的他不想分開。明明只是簡單唇貼著唇的輕吻卻進展到濕潤的入侵,他發出了甜膩的輕呢。


聽到了聲音後,他才覺醒他到底在人前幹著什麼事情,輕輕的推開了抱緊了自己的人,抬頭看著那張方才吻過的臉的唇瓣。

同樣濕潤,同樣嫣紅。


只是唇再紅也比不上他那燒經了的臉頰,對方輕捧著他的臉拉近額貼著額的說了好幾次他真的很可愛很可愛爾後在他的額上烙下一個溫柔的親吻。

心臟的跳動節拍再次加快,臉頰燒得更紅,光用紅蘋果去比喻已經不夠,該說他的臉頰已紅到可以為會冒出火來,只可惜他並沒有能力做出臉頰冒火這麼高難度的特殊表演。


說到表演,他似乎忘記了他們正站在舞台上參加著一個叫作最佳情侶的比賽,繼續陷於兩人的世界之中。主持人一直保持安靜的沒有說出預定的台詞,全因為他無法打破那兩個人所製造出來的氣圍。

閃閃亮亮的,主持人很想借個墨鏡帶上。

 


就在全場的觀眾都無法介入的時候,一個長得很標緻的女生突然從台下大叫了一聲隼人,讓大家的視線都轉向了她,包括了那個陷進二人世界的兩人。


他低頭看向聲音傳過來的方向,映進眼簾的是他那個傳說中的毒蠍子大姐,看來他心臟就算再強也彌補不了他胃部太過脆弱的弱點。

才看到一眼就開始翻攪著的,他的胃很痛,他很想昏過去但他還是想繼續比賽不過看來他已沒有撐下去的能力,華麗麗的倒下,還好旁邊的人也使出了一招華麗麗的抱接。

 


就在他昏過去時,主持人終於宣佈了這次的得勝者就是他們。

只是,由於他昏了過去,那個冠軍的獎項──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的願望就交給了抱著昏倒中的他的人決定。

因為規定了要立即決定,在沒有辦法之下陪同他參賽的人只能說聲抱歉的接過了禮物,拿著麥克風,那個傳說中的棒球笨蛋只說了一句。

 

── 我想要獄寺隼人。


在人家的面前,在他的大姐面前,在十代目的面前,在並盛町很多人的面前,一個棒球笨蛋說了想要他的話,而他卻是在場中唯一一個不知道實情的人。


在他醒過來問著比賽怎麼了,他只知道他們是贏了,但是詢問獎品呢?他的願望怎麼樣時卻沒有一個人給予他肯定答案。

 

他只看到某個棒球笨蛋笑著說願望會實現的。

只不過那不是他的願望而已。

 

 

 

 


。。fin。。

*怜羽後話*
雖然這叫作獄寺隼人女裝文,但我的目標並不是穿著女裝的隼人喔~
而是那個參賽的過程,反正獄寺穿著一件白底淡紫花,帶著小花頭飾的模樣是怎樣
羽不用多形容相信大家也能想像得到吧?
除了可愛就只有可愛啊!整個就跟山本武的說法一樣!
本來打算寫山本跟獄寺的視點的結果我還是只寫了隼人啊,不過隼人仍是很可愛。
呵呵呵呵,就這樣!
羽雖然更新變慢了,但會保持一星期一更新的~(只是最近很累而已)
10 AUGUST 20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aiShiauJung
  • 純情的隼人好可愛呀呀呀>////<
    阿山也真大膽在碧洋琪姊姊面前這樣說XD
    整個就是亮閃閃的粉紅世界OˇO//
  • 是說這篇好甜喔!!
    羽最近可能砂糖太多所以要派出來!
    整個寫得很順暢而且我家隼人真的好可愛!(喂)

    怜羽 於 2007/08/10 01:27 回覆

  • 樂齋
  • >主持人ㄧ直保持安靜的沒有說出預定的台詞,全因為他無法打破那兩個人所製造出來的氣圍

    >閃閃亮亮的,主持人很想借個墨鏡戴上

    這兩句話就證明了山獄這對新婚夫妻的殺傷力真是無人可以匹敵阿(感嘆)
    不愧是彭哥列最大閃光彈製造廠!
  • 對啊!這就是山獄啊!
    山獄就該閃閃亮亮的,整個很歡樂喔!

    話說明天就是CWT啊,你們真好可以去。
    羽只能在香港呆等著親們回來把東西拿給我。=3=

    怜羽 於 2007/08/10 17:31 回覆

  • 御晴
  • 好棒獄寺好萌!
    阿山和里蹦果然是兩個腹黑鬼XD
    獄寺有時候搞不清楚狀況就一頭栽的認真時真的激萌XDD
    砂糖好多哦哦好幸福XDD!
  • 哈哈哈,對啊,所以157可想而知。
    根本就是《腹黑的訓練課程》,原來是上了這麼一個課程才有24歲的大魔王啊!

    砂糖是好物啊!山獄的砂糖更是好物!!
    是說我家的獄寺一直都好可愛好可愛喔!(你別稱讚自家的!)

    怜羽 於 2007/08/10 18:27 回覆

  • Sura
  • 我也要借一副墨鏡●-●
    太閃了吧~~>W<
    他們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那種試驗情侶的普通測驗怎麼可能難到他們XDD

    是說山本你真會抓緊時機!(拇指)
  • 很糟糕喔!這篇的設定是山本武剛告白不久時的事!
    整個已經變老夫老妻喇?!
    嘛嘛--他們本來就是對小夫妻嘛~

    REBORN不是說過嗎?
    山本是會把危機化作機會的傢伙。
    那點「小事」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啊~~~(攤手)

    怜羽 於 2007/08/11 22:27 回覆

  • 王樣
  • 羽家的隼子真的好可愛ˇˇ
    這隼人一整個少女樣~~

    (就算戴上墨鏡也不足以防山獄閃光.主持人別白費工夫..山獄閃光一直閃到南極.這是極光的由來)←誤

    親吻鏡頭一整個萌上心頭..
  • 羽家的隼子跟隼人都好可愛喔!
    這回就是隼人耍少女的模樣咩~

    墨鏡的話,我想被閃爆的機會應該很大。
    不過有備無患。■-■

    親吻鏡頭羽也很喜歡喔!
    山本武真的很會把握機會呢~(拇指)

    怜羽 於 2007/08/12 14:53 回覆

  • 私仔
  • 好可惡獄寺女裝超萌XD~~~~~!!!!

    是想說看到阿山吻獄寺時多害怕+期待他會做下去XD(喂)
    幸好阿山還不太禽獸XD(最禽獸是偶)

    話說這次比賽全並盛也知山本和獄寺是夫婦(大笑)
    出街到並盛市記得要戴墨鏡,因為隨時看見山本先生和山本太太在閃光(爆笑)
  • 哈哈哈,是說這篇我想了這麼久才寫啊!
    沒辦法啊,羽最近真的好懶,這種天氣不會想動。

    是說這是14歲的山本武啊,羽未有讓14歲的山本武吃到隼人的打算呢~

    看情況吧,若果山本武乖乖的說不定羽讓他吃一次看看。


    哎呀哎呀,是說我整個不介意被閃瞎的,戴了墨鏡會看不清楚他們的閃光的。

    怜羽 於 2007/08/13 0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