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頭沒尾怨念突發文
※ apologise = 道歉





身體很痛,但胸口更痛。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變成這樣的關係。
 
其實他應該一腳踹著那個失去了理智的男人,不讓那男人對自己做出過份的事。只可惜,他最後敗在那男人的痛苦的表情之下。他當然知道,誰都不想走到這一步,只是沒有辦法,無論是他抑或是那個男人,都不是擅長於控制感情的人。
 
一直以為,那個總是爽朗的男人其實很會自我控制。如果不是發生了今次的事件,他還會繼續誤會下去。能夠見到一直壓抑的男人把內心的感情表露無謂,他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為著那種行為而生氣。
 
說到底,他要抗拒的話是可以抗拒的,但最後卻選擇讓男人放肆下去。這樣的他也沒有資格去批評那個男人什麼,對於現在只能夠躺在床上,幾乎無法動彈的自己,大概只剩下一種自我厭惡。
 
明明喜歡、明明不想傷害,到頭來他們可能正不斷地互相傷害。
 
 
他不懂,亦無法明白。
 
是對是錯,是由誰去決定,他不知道。
 
可以的話,他想要回去從前,但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事。
 
 
 
 
對於到現在才第一次了解到那個男人的心情的自己,他有著抱歉,卻無法把對不起說出口。那是因為他不認為自己有任何錯誤。就算他真的做錯了,也只是為了家族。一直以來,他不覺得需要為自己對家族的所作所為對那個男人交代。
 
但經過昨晚的情況後,他終於知道交代是有必要的。
 
 
可惡!
 
就算嘴巴這麼罵著也於是無補。從他從昏睡中清醒過來後,他都沒有看到男人的臉。平常睜開眼睛,都能夠看到那個比自己早醒來的男人,微笑著對他說一聲早安。
 
現在呢?
什麼都沒有。
 
 
他看到的只是一個白色的天花,一盞沒有開啟的吊燈。過了十五分鐘,那個男人的臉始終沒有進入他的視線範圍內。讓他不禁在想,他們的關係是不是就此結束。
 
也許吧。就算真的結束了,他也沒有生氣的資格。本來最想分開的人就是他,讓那個男人作為主導者,可能更加合適。
 
對吧。這樣就對了…就這樣對他失望,離他而去,別再踏進這個世界來了。
 
 
這麼想著的他,卻突然聽到門扉被打開的聲音,朝向門前一看,映進眼簾的是那個令他失去了意識的男人。盯著看了一眼後,他又別開了臉,選擇背對向男人。他不敢面對正向著他,步行過來的男人。因為他無法從那眼神中猜出男人接下來的行為。

雖然剛才仍想著,分手由這個男人口中說出的話,他會乾脆答應。然而真的要他迎接這一刻,他卻有想要哭出來的衝動。
 
 
靠!靠!靠!
 
三連發的髒話,代表著他內心的不穩定,也代表著他不想結束這段關係。他忍住了想要奪眶而出的淚水,接下來他感覺到男人的手輕輕放在他蓋著被子的身上。
 
接著,是輕柔地喚著他的名字。
 
 
夠了,為什麼這種時候仍這麼溫柔?他寧願被狠狠對待才不會有所留戀。看來男人選擇了一種更加殘酷的方式。
 

「你什麼都別說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把被子蓋過了頭,是一種逃避的方法,也是他的掙扎、他的矛盾。他聽不到那個男人跟自己說了什麼,耳邊嗡嗡作響,他不想聽到男人的聲音,那是因為他在害怕……
 
所以,他沒有聽到那個男人所說的話,跟他所想的並不一樣。
 
 
 
 
 
 
 
 
 
 
 
 
FIN.
 
*怜羽後記*

 
這篇是沒前沒後的片段!那是因為我被雷了才會生出這樣東西!
對我來說山獄就是山獄,我的世界是沒有逆向的存在的!
好吧,其實我不該自作孽去碰雷的,很抱歉,我說話太激動了。
總之!我的世界只要山獄!!
就是這樣!
突然感動自己能夠一天兩連發!(喂)
1 MARCH 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怜羽 的頭像
怜羽

★☆INViSiBLE★☆

怜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